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乐天使>长征回忆>详细内容

红军长征在瞻化(新龙)

作者:蒋秀芳 来源:新龙县地方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09-14 13:09:00 浏览次数: 【字体:

红军辗转到瞻化

1936年2月中旬,高原气候最严酷的季节,空气仿佛都冻住了,红四方面军为北上抗日,克服严寒,打破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由宝兴翻夹金山,到达丹巴,进入道孚、炉霍境内。3月初,红四军奉命分兵两路向西南挺进。第一路由军长王宏坤率领28团、36团及军部机关,经道孚到瞻化,走“女戈—瓦日—甲斯孔—拉日马—瞻化”路线。4月2日36团抵达瞻化县城,只打了几枚炮弹,守军就失去抵抗,弃城而逃,红军顺利占领瞻化县城。红军驻扎瞻化后,赓即展开群众宣传,效果非常好,甲拉西头人巴金派人将角上缠着洁白哈达的鹿子献给红军;河西头人巴登多吉呈上缴获的国民党电台及宣慰使人员。第二路由政委王建安率领34团、35团走“甲斯孔—子拖西—雅江”线路,迎接红六军。6月4日,红四方面军派驻瞻化的八连,用骡马驮着紧缺军需物资盐巴,沿雅砻江,走“瞻化—理塘”路,昼夜兼程,行程100多公里,与红六军在甲瓦相会。王建安率部接应红二、六方面军,走“雅江—瞻化”道,途经“子拖西—尤拉西”到达洛古,在洛古又分兵两路,一路翻越终年积雪的克仁多雪山;另一路走“麻西—下朱倭—上朱倭—下午日马”。肖克率领红六方面军13日从甲瓦出发,15日到达瞻化境内,16日宿麻日。后从麻日分兵两路前往瞻化县城,一路走“麻日—博孜—杜西—县城”线路,另一路走“麻日—皮擦—通宵—雄龙西—县城”,17日,红六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于瞻化县城驻地如龙镇,两军联欢,军民同庆。

著名的战斗

红军在瞻化进行的战斗有两次,一次是格日战斗,一次是日里西战斗。

6月底,山花烂漫的季节,红四军八排三连27名战士,在返回瞻化传信的途中,刚翻过和平乡境内的格日山,便遭遇甲西头人公布翁青和他的亲戚固日头人其麦翁青约200人的伏击。该地三面环山,中间有一块平地,坝中央堆砌着玛尼堆,山体高大,层峦叠嶂,十分利于隐蔽。敌人将指挥部设在一个石崖里,士兵则躲在草丛树林中。红军战士克服高原缺氧的困难,翻过4000多米的高山,精疲力竭来到这块平地,正想休息一下,躲在山上的敌人就发起了攻击。红军战士立刻投入战斗,利用玛尼堆的掩护,与敌人激战一个多小时,最终寡不敌众,25名战士壮烈牺牲。后续部队到达,敌人分散逃窜,红军乘胜追击,歼灭敌人5人,缴获马73匹,牛625头,羊40000只,粮食300担,步枪15支,火枪35支。红军驻扎格日甲西,休整并清缴残匪。

7月初,从雅江到瞻化的红军,走过洛古、朱倭来到博美乡共科村境内的日里西沟。这里地势险要、陡峭,半山腰上只有唯一一条羊肠小道,小道下就是万丈悬崖,悬崖下是汹涌湍急的雅砻江。洛古头人阿格,事先带领200余人,在桥上方的山上备下乱石、埋伏神枪手,把来到这里过桥的红军当成靶子。近一个连的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后来,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红军对洛古头人的反动武装进行了围剿。

军民一家亲

红军来到瞻化,根据《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关于少数民族工作的指示》,积极开展群众工作,形成军民一家亲的可喜形势。

“红军是魔鬼,要杀人、抢人、拿小孩喂马;抓壮丁、烧寺庙、消灭宗教”等反动言论流传在瞻化地区,老百姓听信谣言,纷纷把粮食财物藏起来,躲进深山之中。红军所到之处,几乎见不到老百姓,整个瞻化县城只剩下两三个残疾人。于是红军找到一个会藏语懂汉语的残疾人,请他当通司(翻译)。战士轮流背着他上山对老百姓喊话,做宣传。有胆大的悄悄潜回村庄,看见家中财物丝毫未损,安然无恙,看到红军也和蔼可亲,不像传说中的“头上长角的吃人魔鬼”。仓促逃进山里的人,饿得实在受不了,怀着冲回家与红军拼命的想法,回到家一看,屋里屋外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用过的锅也洗得干干净净。红军还请他们进餐,吃的是粗糙的麦面、胡豆拌着野菜,熬成汤喝。于是,很多老百姓陆陆续续回到家里。看见红军纪律严明,对百姓秋毫不犯,“红军是穷人的军队,红军是好人!”的消息,一下子传遍瞻化大地,淳朴的藏族人民纷纷拿出盐巴、茶叶、糌粑、面粉给红军吃,送衣服给红军穿,还请红军住在自己家里。有1000多名红军战士驻扎在益西寺的院坝,虽缺少衣食,却不进经堂,不用寺庙的任何东西,从山上动员回寺的主持尼玛降泽因此立即筹集粮食4000余斤,盐巴3坨,甚至把之前藏在河里的4包酥油也送给了红军。红四、六军10000多人在瞻化休整了3个多月。1936年,整个瞻化县一年产粮食约30万斤,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 但是人民群众支援红军的激情高昂,藏族群众甚至说,红军是好人啊,我们宁愿喝元根汤汤,也要挤出一点粮食支援红军。在沙堆,有一个叫呷金的藏族青年,看见地主泽仁贡布将粮食藏在山上,就报告了红军,还把自己家仅有的一点青稞送给了红军。因此,红军很快就筹集到粮食3万余斤、牦牛1000头,并成立饲养连专门养牛。有十多名战士在外出执行任务翻越呷仁多雪山时,没懂得保护眼睛,得了雪盲症,益西寺组织扎巴接回战士,并治好了眼睛,还教会红军避免被雪光灼伤的方法。据红四军第十二师36团政委陈锡联后来回忆,他在瞻化得了伤寒病,身体十分虚弱,为给他补身体,寺庙一个喇嘛熬酥油、用麦面做糖饼给他吃,甚至还悄悄地叫他钓鱼吃(藏族的风俗不许吃鱼)。临别时,他们互赠礼物, 陈锡联送给喇嘛1匹马和1副马鞍, 喇嘛送给陈锡联盐巴、糌粑,还精心地按汉族的吃法将牛肉煮熟、晒干,与青稞一起打成粉。由于语言障碍,翻译至关重要,先后有30多名翻译为红军做事,一部分参加了红军。红军过草地的时候,粮食吃完,就吃草根树皮,吃了不消化,胀肚子,拉不出来,藏族红军就教给汉族红军一种办法,嚼一种草药,吞下汁,果然效果很好,治好了这种病。红军离开瞻化时留下伤员80余名,集中安置在雄龙西乡。为避免敌人的残害,就分散乔装成苦力、放牛的、佣人等身份被老百姓藏在家里,有的藏在益西寺,还得到寺庙的救治,到解放后幸存了12人。

建立红色政权

红四军政治部发展共产党员,派军干部罗化民到瞻化帮助地方成立中国共产党瞻化工作委员会,同时成立博巴青年团。1936年5月成立瞻化县博巴政府,下设民政部、司法部、妇女部、军事部。

建立了有五六十个队员的游击队,主要承担侦查、送情报、带路、翻译、杀牛、推磨、运粮工作,有时也参加战斗。红军撤离时,留下80余名红军战士充实到游击队,加强地方革命武装,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

踊跃参军,壮大红军队伍

博巴政府积极宣传动员贫苦青壮年参加红军。看见红军官兵平等,待人和气,纪律严明,认为红军是穷人的队伍,有200人左右报名参加红军,其中有不少藏族青年,甚至还有懂藏汉双语的通司(翻译)。其中解放后成为中央领导干部、新龙县最著名的民族干部扎西旺徐就是那年在甘孜参加的红军,在长征中得到锻炼,成长起来的。   

英雄的鲜血染红了瞻化大地

给红军带路的木工郑明高、陆于云在途中被敌人杀害;红军走了,国民党卷土重来,瞻化形势十分严峻、紧张,曾经给红军赶过牦牛的阿绒、扎西等在甘孜被敌人追杀,或身负重伤,或被杀害;袁炳富、王均良给红军带过路,送过信,被敌人抓去,以赤匪的罪名枪杀于县城桥头,还逼袁的妻子交15块藏洋作为工钱;给红军报告地主藏粮食的呷金被地主暗杀;红军走了,留下的伤员很多,当时缺医少药,医疗条件太差,很多人光荣牺牲,雄龙西乡的一条小沟草坪,被叫做“丢汉人尸体的地方”。据不完全统计,牺牲的红军及党政干部革命群众达100余人。斗争虽然残酷,但革命的火种却播在了瞻化大地。

(作者单位:新龙县地方志办公室)

来源: 新龙县地方志办公室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