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乐天使>长征回忆>详细内容

红军长征在阿坝的主要战事

作者:罗一洋 发布时间:2015-11-12 15:40:54 浏览次数: 【字体:

尼美

1935年春至1936年夏,长征中的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部队经艰苦转战先后进入川西北地区(今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在阿坝地区16个月的时间里,红军领导各族人民创建革命根据地,开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阿坝各族儿女为支援红军做出了巨大牺牲和重要贡献。红军在阿坝地区战胜雪山草地,浴血奋战一年多,谱写了党史和人民军队史上的壮丽篇章,开创了中共在阿坝地区革命斗争的光辉历史。

土门战役

1935年,红四方面军西进川西北,4月下旬,二十八军邓锡侯部与二十九军孙震部构筑工事扼守北川河谷。邓锡侯任命二十八军五师副师长兼第十三旅旅长陶凯为松、理、茂、汶屯区“剿匪”指挥;五旅旅长黄绍猷为副指挥,调8个团在土门、北川河谷布防。陶凯沿片口场、青片河、土门河、何家沟至西大垭口设第一道封锁线;屯区“剿匪”司令张瑞图率屯殖军团、松潘和茂县地方团队、土兵、北川县民防团及二十八军十五旅三十团防守赤土坡、七星包,过土门河至观音梁子为第二道防线;二十八军第三、十五、十九、二十六团及十团第二营、二十五团第三营防守土地岭;水茶店一线由二十八军第七团、十团驻守为第三道防线。屯殖军马队在干沟附近。国民党军总兵力1万余。

4月底,红三十军八十八师于漩坪击溃孙本部李炜如旅攻占伏泉山,红八十九师又击溃陶凯旅占领墩上。5月11日,红九军、三十军主力击溃十五旅攻占大垭口。国民党军孙部第二纵队司令王铭章指挥第八、九、十二旅9个团由擂鼓坪向北川河北岸攻击;邓部第一师师长陈鼎勋指挥二、三、十二、十四、十五旅14个团由茶坪向北川、墩上攻击。红九军、三十军在垭口白家林重创由茶坪进攻的敌军,迫其退守茶坪。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和九军第二十五师各一部攻占千佛山主峰佛祖庙。红九军、三十军出大垭口西进,攻占佛字顶,在敌主阵地左翼包抄,激战4小时夺得观音梁子高地,直取土门雨淋磴。红三十军一部抄出大沟口与右翼红军包围全歼陶凯指挥部4个营,占领土门和土地岭。红军占领茂县县城。红军在土门战役吸引国民党军20个师、44个旅、86个团,总兵力15万人,歼敌1万余人。

松潘战役

1935年6月29日,根据中央《松潘战役计划》,红军向甘南发展,但战役计划未能如期进行而被迫中止,其间主要战斗有:

塔子山战斗 6月,李文旅在北距松潘县城1公里塔子山与红四方面军三十军激战。拂晓前,红军向塔子山阵地发起进攻,夺取制高点,歼李文部1个机枪连。李文以1个营组成敢死队向山顶轮番强攻。红军占制高点后,无后续增援南撤。此战红军击毙李文部营长以下官兵300余人。

毛儿盖战斗 入草地绕攻松潘失利后,毛儿盖成为红军出甘南途径。7月初胡宗南部廖昂补充旅一团一营营长李日基率部抵毛儿盖索花寺阵地,红一军团和三十军拔除李营外围3个警戒哨,夜间向其阵地进攻。李营拒守,红军攻未克,包围之。7月中旬,李营守寺副营长和一连长被红军击毙,李营乘夜突围。红军俘敌百人。红一军团侦察连和三十军二六八团两个连全歼李营残部于腊子山以西25公里处,俘敌400余。红军占领毛儿盖,向松潘挺进。此战同时,红四军由红土坡、小姓沟向胡部丁德隆旅发起猛攻,进至牟尼沟,丁旅退守牟尼沟左岸。岷江东岸,红军由镇坪向北进攻,与踞金全瓶岩胡部李文旅六团交火。李旅四、五团由镇江关增援,被红军击毙团长1人、营长2人,溃退。红军追击,北定关再创李铁军旅二团,伤团长1人,毙多人,敌收缩阵地据碉死守。

龙日坝战斗 7月初,红一军团二师六团、五团三营和无线电二十一分队从康猫寺出发探路。下午4时许,红军六团在龙日坝附近与杨俊扎西一千余土骑兵遭遇。红六团以二营掩护,一、三营抢占东西面山坡,土骑兵发起冲锋,阵地多次被骑兵冲入,激战5小时,红六团主力南撤。团政委负重伤。伤亡指战员400余人。

夏洮战役

1935年7月,中央军委在毛儿盖附近召开会议放弃攻打松潘,采纳张国焘将红军分为左、右两路军行动意见;8月3日,颁布《夏洮战役计划》,攻占阿坝,北进夏河,向东迫进,左路军向卓克基集结。红军一纵队二十五师七十四团为先头团,占领大藏寺向阿坝前进。左路军主力一纵队向阿坝进发。红三十军九十三师由康猫寺经龙日坝向阿坝进发,其先头部队与阿坝土官杨俊扎西骑兵遭遇失利后撤,后继部队击溃土骑兵。红九军二十五师和红五军从马尔康大藏寺出发,在四寨与九十三师会合,二十五师击溃狙击土兵占领查理寺后,红军占领阿坝。8月,红军先头部队占领班佑。红一、三、四、三十军和军委纵队一部及红军大学组成右路军在前指率领下开展包座战斗。

包座为胡宗南粮运、军需连接甘松故道要冲,胡部廖昂补充旅二团三营驻守包座河东岸达戒寺,张俊耀游击二支队驻包座西北约90公里的阿西茸和包座7房、若尔盖12部落土兵巡防警戒班佑护粮秣道路。胡增派补充二团主力驻上、下包座,派补充二团二营五连驻阿西茸,张俊耀部驻巴西。

红军右路军三十军抵班佑,击溃若尔盖12部落1000余土兵占领班佑,击溃张俊耀支队和部分土兵占巴西上藏寺、牙弄寨等地。再溃张俊耀支队和补二团五连,攻占阿西茸,将敌军围于卓藏寺高地碉堡内。

胡宗南令伍诚仁四十九师由漳腊向上下包座、阿西茸增援。红四军十师向求吉寺进攻未奏效,红三十军八十九师二六四团进攻达戒寺守军,克寺北碉堡,又由寺院西侧突入寺中。激战一夜歼寺院守军一连余。8月底,胡宗南令李铁军一旅增援包座。

伍诚仁师二九一团到达戒寺以南地带与红三十军警戒部队接触,红军后撤至达戒寺东北山地隐蔽,诱其深入。伍师二九四团和包座河西岸二九一团附二九四团三营夹河并进。红二六六团在河西岸正面迎击,诱其进入伏击地区;红三十军随即出击,二六六团南北夹击,毙其少校团副1人,营长3人,全歼4个营。红军集中兵力将伍师二八九团压缩于河西岸小山头,至夜全歼。河东岸,红二六四团和二六八团、二六六团各一部向伍师师部及其二九四团进攻,歼其大部。伍诚仁负伤率残部溃逃。上包座战斗结束,毙伤胡部伍师官兵4000余人,俘800余人,缴获长短枪1500余支,轻重机枪70余挺和电台、粮食、牛羊等军需物资。

右路军包座战斗后,红一军9月初由巴西、阿西茸北进甘南。张国焘不执行中央命令,夏洮战役被迫中止。

绥崇丹懋战役

1935年9月,张国焘反对北上,15日,以“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名义颁布《大举南进政治保障计划》。10月初,由阿坝和巴西南下红军集结卓克基、马尔康、松岗、党坝准备向南进攻。

10月7日,张国焘在卓木碉以“中革军委主席”名义发布《绥崇丹懋战役计划》,将红军分为左、右纵队和左侧支队。右纵队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四团向观音河西岸刘文辉部两个连及1000余绰斯甲土兵发起攻击。刘部砍断铁索桥,于西岸构筑工事。红七十四团在观音桥麦斯卡乘船强渡未果,于上游殴多寺乘夜偷渡成功。刘部溃逃,红军进占周山。

战役开始,总部令左纵队红四军西渡大金川,沿西岸夺取绥靖、丹巴。三十军由大金川东岸攻取崇化转取懋功。二十七师向两河口、达维进击。红军10月初在党坝夜渡大金川。党坝对岸有敌两个营和绥靖地方武装及寨兵近2000人防守。红四军于党坝下游海螺台子将扎有草人、挂有马灯的木伐推入河中,吸引敌军火力,另一部在党坝麻壤乘7只船西渡成功,击溃敌守军。红军占领绥靖后攻占独松。突破敌军1个团狙击占领南街,夺取丹巴城。红三十军沿大金川南岸进击,在得胜梯歼敌百余人。红军击溃喀尔丹斯驻守1个团乘胜南进,在梅花山全歼敌军1个连。红三十军先头部队进至崇化以北黄草坪,遇敌军1个团和500余地方武装堵击,遂歼其200余人,俘虏100余人。

刘文辉部驻防大金川东岸两个团,被红军追逃崇化渡河南溃,红三十军占崇化。红九军二十七师八十、八十一团经得胜梯越万里城梁子向两河口进发。杨森向廷瑞部驻两河口两个团和1个手枪营被击溃,被俘100余人,缴枪200余支。红二十七师向抚边进攻,驻守抚边杨汉域第三混成旅一部逃向懋功县城,向廷瑞逃向达维。红军占领抚边,又歼驻抚边火药坪敌第四混成旅1个营,俘80余人,缴枪100余支。红二十七师又经毕思满沟向花坡出击,夺得官寨、日尔寨。红八十一团转攻达维,击溃驻守敌第四混成旅,俘500余人,缴枪400余支。红三十军占领崇化后,兵分两路东进懋功。红八十九师攻占喇嘛寺、卡垭桥后也向懋功县城进攻。懋功县城守军经美诺沟溃逃。红二十七师占领达维后分兵两路,一路抄懋功县城后路消灭溃逃两营驻防军;一路追击溃逃至夹金山四混成旅十团和由懋功溃退的三混成旅1个团。此后,红二十七师转向驻守日隆关、巴郎山一带邓锡侯特科一团发起攻击,歼敌200余人,敌残部向巴朗山溃逃,红军占领日隆关。

10月8-22日,绥崇丹懋战役历时15天结束,红军击溃杨森、刘文辉、邓锡侯各部16个团和部分地方武装。俘获人枪各3000余,占领丹巴、懋功等要镇。

分享到: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