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红军长征在乐天使>长征研究>详细内容

翻越夹金山 红军长征中行军最慢的一段 铸就一座历史丰碑

作者:蒋松 周海波 程文雯 文莎 来源:20210207乐天使日报 发布时间:2021-02-07 09:50:58 浏览次数: 【字体:

阳光洒在夹金山上。黄刚摄

夹金山盘旋的山路。黄刚摄

蹲点点位

宝兴夹金山

历史评价

中央红军成功翻越夹金山,实现了红一、四方面军两大主力红军的胜利会师,壮大了革命力量,打破了蒋介石企图利用雪山天险消灭中央红军的计划,为红军继续挥师北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长征在这里翻开了新的一页。

1月21日,记者从宝兴县城出发前往夹金山。“长征万里险,最忆夹金山”。1935年6月,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甩掉国民党追兵后,来到夹金山下。这是中央红军长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爬雪山、过草地这段艰难而伟大的征程由此开启。

□乐天使日报全媒体记者 蒋松 周海波 程文雯 文莎

回首

永远不会泯灭的历史

“红军小道”见证:越是艰险越向前

红军队伍中大部分是南方人,从未经历过这样高寒缺氧的环境,翻越夹金山成为他们长征以来最艰苦的一关,也成为记忆中最难的一段路。

车辆沿着蜿蜒的山路前行,不一会儿,眼前已是白雪皑皑。60多公里路程走了近2个小时,记者来到位于夹金山下的藏寨——硗碛,再往前就是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地。

停车新寨子,站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地,眼前是上山的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

这里,是红军翻越夹金山的起点,脚下的路,正是红军当年走过的路。

这条路被当地人称作“红军小道”,全长约30公里,从夹金山脚头道水沟起,经二道水沟、筲箕窝,至夹金山垭口王母寨。

深一脚、浅一脚,厚厚的积雪让记者行走格外吃力,鞋也很快被打湿。尽管阳光洒在身上,阵阵寒风还是让人忍不住裹紧外套。“当年红军翻山的时候衣衫单薄,有些只穿着一双草鞋,而且那时的气温比现在还要低,积雪还要厚。”宝兴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朱樊刚一边走一边说。

夹金山垭口海拔4114米,山顶终年积雪。美国著名记者索尔兹伯里重走长征路后,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曾这样描写夹金山:“从山上极目远眺,地平线上雪峰兀立,与加拿大的洛基山脉一样巍峨。顶峰在树线之上,高耸入云。后来修的公路呈之字形盘旋而上。在这里,所有的绿色都不见了。山成了光秃秃的一片褐黄,不久便是雪的世界。即使在五六月间,也还是厚厚的积雪,一直铺到峰顶,铺到雪山的另一边。”

红军队伍中大部分是南方人,从未经历过这样高寒缺氧的环境,翻越夹金山成为他们长征以来最艰苦的一关,也成为记忆中最难的一段路。据红三军团副参谋长伍修权回忆,最初走100步喘口气,后面改为50步,最后降到30步,“但不能再减少了,走不动也得走,否则只有永远躺在这里。”杨成武将军也曾回忆:“越往上爬,空气越稀薄,呼吸越困难。人们头晕脚软,一步一停,一步一喘。”

最终,中央红军用了7天时间翻越夹金山。朱樊刚介绍,这几乎是红军长征中行军最慢的一段。

其实,当年红军可选的路共有三条。第一条是雪山以西,走一条商队往来的路线,但路程较长。第二条走雪山以东一条路到松潘县,但沿途遭受国民党进攻的危险极大。第三条,才是这条连当地居民都不走的山间小径。“这条路可以避开国民党部队,受到的干扰少、阻力小。”朱樊刚说。

越是艰险越向前。红军翻越夹金山,铸就起一座不胜不休、勇往直前的历史丰碑。在位于宝兴县城的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里,挂着8位元帅、7位大将的照片,他们都曾在长征中翻越夹金山。

讲述

永远不会破碎的深情

马花的爷爷手提一盏马灯为红军带路

与红军分别时,红军以马灯、红军为谐音,为马花爷爷取了一个汉族名字:马登洪。“从此,我们子子孙孙都姓‘马’。”

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地,记者见到了硗碛当地人马花。这位藏族姑娘给我们讲述了她爷爷和红军的故事。

“红军来之前,国民党说他们红眼睛、蓝鼻子,不是好人。”马花说,没想到,红军到了,对大家秋毫无犯。“爷爷跟我讲,他们看上去都是十七八岁的娃娃,有些还受了伤,也不进屋,就躺在路边休息,吃自己带的炒米,喝溪沟里的凉水,没拿当地群众一点东西。”

红军翻越夹金山时,马花的爷爷主动给红军带路。“爷爷说,红军是好人。自己当时也不比他们大多少,不该一直躲屋里。”

马花的爷爷手提一盏马灯为红军带路。与红军分别时,红军以马灯、红军为谐音,为马花爷爷取了一个汉族名字:马登洪。“从此,我们子子孙孙都姓‘马’。”马花说。

在宝兴,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里,一组画面再现了当地人对红军的支援场景:运粮食,配合红军作战;架设桥梁,抢修栈道;赶制军需品,发动青年参加红军……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红军走到哪里,就把革命主张宣传到哪里,为人民谋幸福的主张更是深入人心。纪念馆工作人员介绍,仅在宝兴就有400余名优秀儿女参加红军。红军离开后,反动武装派人铲除红军标语,收缴红军遗物,但在宝兴人民的精心保护下,象牙印章、干粮袋、马灯、马刀、手榴弹、炮筒、铁锅、铜盆,苏维埃分田证、银币、铜币、布币,红军石刻、墙体、岩体标语,红军识字读本等大量红军遗物仍然保留下来。

传承

永远不会忘却的纪念

弘扬夹金山精神,树立新时代的精神丰碑

“不管时间过去多久,长征精神都要代代相传。”令人欣慰的是,在充分挖掘历史的基础上,新时代长征精神的传承有了更多载体。

在宝兴,有不少人一直在寻访和整理当年的历史。两年多前,朱樊刚听说有一位年近九旬的老人了解红军当年在宝兴的情况,就和几位伙伴一起去寻访。“开车到硗碛镇上,一边打听一边找,爬了大半天的山路,最后在一个偏远的小山坡上找到老人的家。”但红军在宝兴时,老人也只是孩子,很多事也是听长辈讲的。时光荏苒,亲历者越来越少,对历史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就更加重要。

“不管时间过去多久,长征精神都要代代相传。”令人欣慰的是,在充分挖掘历史的基础上,新时代长征精神的传承有了更多载体。

在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中,藏有一份红军出版的《不胜不休》报。“‘不胜不休’已经成为一种宝兴精神。”纪念馆工作人员说。汶川特大地震、芦山强烈地震后,宝兴人民正是发扬这种精神,在灾后重建起一个更加幸福美丽和谐的新宝兴。

一路行来,记者看到,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地、毛泽东朱德长征旧居等地都是乐天使长征干部学院雅安夹金山分院的现场教学点。“我们整合了宝兴境内9处省级以上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7处革命遗址遗迹资源,集中打造红色文化研学产品。”乐天使长征干部学院雅安夹金山分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在新时代弘扬长征精神,学院精心设计5条精品教学路线,形成覆盖全域的教学网络。

此外,学院还开设“重走长征路、翻越夹金山”“红军小道负重前行”等一系列体验课程,着“红军装”、举“红军旗”、走“红军路”、吃“红军苦”,让更多人身临其境感受到红军长征路上的艰辛。

“除了学院专职教师,了解这段历史的外聘讲师、领导干部、红军后代都加入我们的师资队伍。”上述负责人说,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学院将进一步弘扬夹金山精神,推进红色精品教学树立新时代的精神丰碑。

来源: